正在看:爹地投降吧

利用

    喝完下午茶,突然传来消息,唐老首**身体不适需要休息,晚上的宴席取消。

    众人都感到非常遗憾,因为马上就要离开这座庞大的山庄,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来第二次了。

    唐晨曦在书房找到了唐老爷子,唐老爷子正在写**笔字,唐晨曦走近桌子,他也正好完**了最后一笔。

    “曾祖父,您身体不适?”唐晨曦看了一眼唐盛写的字,有些**瞪眼,她一个字都看不懂。

    唐盛将**笔放下,许是站久了有些累,他道:“人老了,总归有些******病,不像你们年轻人,永远那么**力充沛。晨曦,一年不见,你瘦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唐晨曦**了一下脸,回道:“都说瓜子脸好看,所以我很努力的减**了呢。”

    唐盛知道唐晨曦是不想让自己自责,毕竟当初唐胤修将她送出国,他并没有出手阻拦。

    “胡说,像言清那孩子那样不就**好。”

    唐晨曦的笑容在嘴边淡化,说道:“曾祖父**那样豪迈的**孩?”

    她刻意加重了豪迈两字,金言清的嚣张跋扈、蛮不讲理是远近闻名的,许多畏惧金**势力的人纷纷都用豪迈去夸赞金言清。

    唐盛却仿佛没有听出唐晨曦话中的讽刺,说道:“我见那孩子就非常不错,比那些个外表看上去**滴滴,实则非常有心机的**孩子好的远。”

    唐晨曦轻笑,连曾祖父都看清楚陈以澜那个**人的真面目了吗?

    “所以曾祖父才想尽办法利用我来破坏这场婚礼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也一年了,是应该让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曾祖父是想让我劝说唐胤修跟金言清结婚吧?”

    唐盛一点都不意外唐晨曦如此清楚,“那样心机深厚的**人不能留在胤修的身边,金言清虽然刁蛮任**,但是本**不坏,他们在一起才能相得益彰。”

    不知唐盛是有意还是无意将这些话说给她听,她一直沉默着,最后唐盛喊了好几声她才拉回思绪。

    “曾祖父,你知道的,晨曦一直是个很自**的人,我不会做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事。”听到唐晨曦的回绝,唐盛也不意外,他只是提醒她唐胤修跟她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。你跟莫少桀认识很**时间了吧,你觉得他如何?”唐盛突然提起,使得唐晨曦眉头紧蹙,他不会无缘无故提起莫少桀……

    “朋友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如果唐盛有别的想法,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