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总裁老公求放过

010 衣冠禽兽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真结婚了,你还想着有一天我能跟你离婚,让你带着完璧之身去寻找你的自由吗乖。清醒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种事,这辈子都不可能发生了。”他缓缓的,地狱罗刹似的说完了这一句。

    一句话,才彻底将顾时年打入了地狱。

    他亲了亲她的嘴角,撕裂了她的庇护。

    埋首进她胸前,拉着她僵硬的小手圈住自己的脖子,再没任何怜惜地,狂风骤雨般强取豪夺起来。

    车子平稳地前进着。

    顾时年痛的什么都感觉不到了,浑身的感官只剩下痛,痛得发抖

    她绝望地闭上眼睛,只能紧紧抱着慕修辞的头,青葱手指埋进他发丝内,紧紧抓着,痛到快麻痹的时候,从最深处燃烧起一团火焰来。

    慕修辞没有想到她的味道会这样好,好到简直让他头皮发麻,本想怜惜,却狂野到连理智都丧失了

    剧烈的冲撞中,他扶正她的头,撬开她的齿缝,狂烈地吻她

    第一个吻

    融化在痛与交融之间

    顾时年要昏厥过去,猛地,被汗水打湿的睫毛一颤,她搂住他,用最后一点力气狠狠咬了他的舌

    闷哼一声,慕修辞睁眼,那双狭长的眼,褪去了清贵淡然的光芒,含笑,像野兽一样,将她的舌攫获住,换了一个她在下的姿势,托住她的后脑,撞得她五脏六腑都要散开来

    最最极致的美好就这样爆发开来

    整理好她的衣服,把她像洋娃娃一样放在旁边。

    接着,慕修辞才开始整理自己。

    顾时年抬起抬起惨白的小脸来,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衣冠禽兽

    他正穿裤子,皮带发出叮咣的响声,但动作依旧优雅,撞上她恨意十足的眼神,他一笑,继续。

    看了看表,他说,“我那儿离顾家太远,以后除非我陪着,否则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太远

    是啊,走了一个多小时,他就禽兽了一个多小时

    变态。

    死变态

    下了车,慕修辞知道顾时年没力气,拂开了司机的手,亲自倾身,将她从里面抱出来了。

    顾时年恨得牙痒痒

    对,她就是腿虚软的,落不了地,一落地就头晕目眩,痛的呲牙咧嘴,他用得着笑成那样

    好在司机心理素质强大,像是见多了这番场景一般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顾时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