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总裁老公求放过

013 回麓园

    在水声的掩护下,她将这几日来所有的委屈,都统统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一点儿也不想结婚的。

    结婚了

    顾家接受她时,说要好好对她的。

    把她卖了

    还有慕修辞说的话。

    他说的都对,既然是既定的结果,或早或晚,有什么不同

    她注定要失身的

    不管多痛,也没人心疼她

    顾时年趴在地板上,被水淋着,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从下巴上淌下来的不知道是泪还是水。

    一直哭到脑袋都要被冷水冲傻,她才停。

    抹了两下脸,她艰难地自己扶墙爬起来,瘸着被崴到的一只脚,浑身湿透地出去,跳了足足半小时,才找到了那位于户外的总水闸。

    关掉水闸时,冻得已经不行了。

    上下牙都在打架

    顾时年眼睛都是红肿的,却死死咬牙,咬死了再不掉一滴眼泪,一跳一跳又上去了二楼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都累瘫了。

    什么都不管了,睡

    顾时年擦干了自己,换了一套衣服,懒得收拾家务就跳到床上,抱紧了大被子睡觉。

    然后一个喷嚏接着一个喷嚏的,她这么一折腾,绝对要生病。

    明天还有课呢,还得早点睡觉。

    可腿间的不适感实在太强烈了,就好像慕修辞还在里面一样,他大得有点可怕,又不怜香惜玉

    顾时年脑袋一掉一掉的,睡过去一会,又猛地清醒过来,防备的眼神盯着房门口

    她害怕慕修辞中途又回来,又说什么夫妻必须履行的义务,不分场合,不顾她情愿不情愿地再来一次。

    就算蹦极也要让人先做好心理建设啊喂。

    总不能把人推上去,一脚就把人踹下去吧

    那要是把人吓疯了,他负责吗

    真是

    禽兽、变态、大变态、王八蛋

    顾时年把能骂的会骂的词统统说了一遍,红着眼抽抽鼻子,抱紧了被子,忍着快要炸裂的头痛,昏昏沉沉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慕修辞回来的时候已是半夜。

    本不想这么快回去的,但,仔细想想还是不够放心。

    将她一个人放在那个大宅子里,又没热水,那小丫头指不定在背后怎么诅咒他,痛骂他呢。

    呵。

    他慕修辞原本就是个没心的人,现在倒是懂得替别人考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