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总裁老公求放过

028 带你去嗨

    顾时年被温柔抚摸着,当下就差点儿哭出声,趴在桌子上道:“宝宝心里苦啊”

    “米小桑我就是来找你说说,我没人可说啊”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了,顾时年来找她就是为了发泄。

    米桑叹口气,将椅子搬得离她近了一点,专心听她抱怨

    其实说来说去也就那么几点。

    她不想结婚,从没想过要结。

    现在被迫结了,脑子一片混沌,完全被慕修辞牵着鼻子走

    慕修辞那个男人,太不可控;

    跟他斗她一次都没赢过,服软求饶还有可能好一点,除此之外想折腾过他没可能

    再有就是;

    初次好痛

    每一次都好痛慕修辞是禽兽

    米桑听着听着脸都红了,给她一万个胆子,她都不敢去肖想慕修辞的床上功夫怎么样,但,他是怎么,看上顾时年的呢

    顾时年这女生,脸长得就那么回事吧,但耐看,看久了觉得舒服好看

    最主要的,白,通体白,这玩意儿属于遗传,林苡薇那个女人没疯之前也是大美人一个。

    那慕修辞跟她做的时候

    米桑情不自禁瞥了一眼顾时年穿的普通小白t恤,胸口那儿被汗打湿了,皮肤好到爆

    也是块需要慧眼识珠人挖掘的璞玉啊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”米桑想了想,说,“顾时年我告诉你,你现在的处境就是,你还是个学生,要能力没能力,要自由没自由,慕修辞不管打什么算盘,你都没可能拒绝,所以,目前就听天由命吧”

    “心情不好是不是走,姐姐带你嗨”

    米桑拽了一下自己的小包,起身,朝她抛了个媚眼。

    去嗨

    哪里嗨

    被压迫久了的顾时年眼睛一瞪圆,立马窜起来了,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,跃跃欲试

    “去哪儿玩儿什么怎么嗨”

    米桑拽起她的手来走了:“怎么嗨都让你爽”

    两个女孩子,一路打车,奔去了电玩城。

    米桑找了自己熟悉的场子,熟悉的哥们,几个人陪她一起玩。

    在打地鼠的电玩机前,米桑的哥们叼着烟,眼睁睁看着那个清纯得掐出水的小姑娘,轮着锤子,打个地鼠差点儿把他的机子都砸烂了

    “哎,你”那哥们儿跳下台,想叫她轻点儿。

    米桑拦住,冷幽幽地拦住,说:“就给她玩儿,玩儿爽了算,砸坏了我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