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总裁老公求放过

046 宠溺,不由自主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外面那人还是不放心,勉强点了点头退开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这过程,飞机有一点点颠簸,顾时年就吓得抓住床沿。

    夜里,她实在是忍不住,抱了厚厚的毯子下来,可怜兮兮地扒住慕修辞的床沿,在旁边睡着了。

    慕修辞翻个身,触摸到床边的一个细软娇小的手腕。

    抓住。

    睁眼,墨色犀利的目光触到她,瞬间,变得柔软起来。

    捞起她,放到自己怀里,亲了一下,睡着了。

    瑞士。

    日内瓦。

    下了飞机就被一股冷空气侵袭到,顾时年一脚踏出舱门,第二脚就绕着跑回来了

    冷啊,冻死她了

    鉴于她什么衣服都没拿,慕修辞用一件风衣牢牢裹住她,跟她说了两句话,就让她跟着一个女秘书去了。

    下了机场就兵分两路。

    慕修辞要跟几个同事先走,顾时年她们先去酒店。

    冷风吹得顾时年,连抬头先看看这座城市的样子都没兴趣,雨丝还飘在她脸上,刮得生疼。

    慕修辞想了想,走到她面前,给了她一个东西。

    拍拍她的脸,把她塞进出租车里了。

    “晚上见。”

    人影很快消失。

    女秘书扫着身上的雨丝,清亮的眼眸里闪烁着对慕修辞的爱慕,禁不住回头看一眼顾时年,说:“慕总给你什么呀”

    顾时年巴拉出来一看,塑封的,像是一张电话卡,说明书上面全是不认识的文字。

    你妹,是英文也行啊,这什么鬼

    “好像是打电话用的。”

    顾时年说:“靠,可我不知道他的啊我怎么打”

    一会又开心起来:“哈哈我能打给桑桑,这么贴心,真的都不像他啦”

    见她乐不可支的样子,女秘书不禁撇撇嘴,道:“看来慕总对您很好啊,既然慕总那么好,您该多想着慕总才是,怎么老想着别人”

    这个女秘书有病吧

    顾时年将自己的脸从风衣竖起的高领子里蹭了一下,扭头看向她,清冷的眼神,瞪得那女秘书顿时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切。老娘的婚姻,用你说

    “师傅走咱们去酒店”顾时年兴奋得不行,飚着京腔跟那司机说。

    蓝眸络腮胡子的司机,眯着眼睛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“啊不是,go”顾时年大笑一下,用手比划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