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总裁老公求放过

058 回程

    水花四溅

    做到激烈处,浴盆里的水整整溅出了一大半

    顾时年奄奄一息,潮红的脸蛋一阵阵虚脱迷离,浑身的水珠不知是汗还是水,洗澡本就耗费力气,慕修辞一直吻到她气息都快没了,手指都酸软到攀不住他的肩膀

    又,一声不敢叫

    隔音效果太差,怕被听见

    慕修辞却没那么容易就放过她。

    洗完出来拿厚厚的毯子裹住她,简单擦了一擦,就带她到了露台去。

    这里是唯一一处用钢筋加固过的地方,他早就已经看过,在这里,绝对可以放开手狠狠折腾

    顾时年迷迷糊糊被他抱上露台,只觉得微微坐不稳,往后一看,只要稍微不注意她就会掉下几层楼去

    顾时年吓疯了,腾出仅剩的那一点力气,也不管毯子顺着胳膊掉下去了,紧紧攀住了慕修辞

    她不要在这里

    慕修辞的目的,却就只是这个而已。

    将她逼到极致。

    逼到,不得不全心全意地敞开对他,毫无隐瞒,毫无芥蒂,在这黑夜绿野之下,空旷的异国他乡,她什么都不能想,什么都无法顾念,脑子里唯一能有的只有他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切,完全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楼底下的圈里,小羊还在偶尔咩咩地叫,主人家早睡了,顾时年连咬人都不敢用力咬,只能被欺负得呜呜落泪,做到猛烈处的时候,她觉得自己简直要疯了

    慕修辞一开始还顾忌她的情绪、冷热,也不那么用力。

    可到底是偷清一般的憋屈感攫获了他,快意从心底腾起来,他的喘息和力道,越来越完全不受控制

    而顾时年自打叫出了第一声,后面的,就根本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山里雾气弥漫,湿气,冷气,毯子里的汗水热气,同时蒸烤着她

    慕修辞就是魔鬼,将她困在地狱的魔鬼

    她就像一条濒死的鱼一样,浑身的骨头都酥了,嗓音嘶哑,被抛上天再重组回来

    慕修辞阴狠地将薄唇覆在她耳边,问:“告诉我,谁才是你男人嗯说。”

    这样霸气又残酷的慕修辞,顾时年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发誓不想见到第二次了

    顾时年觉得自己在濒临崩溃的边缘,灵魂都快碎掉,嘶哑着哭喊出三个字:“慕修辞”

    满足感在胸口荡开来。

    “乖再叫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慕修辞”她快哭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